一个人受伤痛的伤口(手术不流泪说说)

撩妹搭讪 2023年01月16日08时47分31秒 0

手术不痛苦的说说,下面是小编整理的详细内容,一起来看看!

一个人受伤痛的伤口(手术不流泪说说)

会好的,被这三个字支撑着过了一年又一年,当躺上手术床,才明白过来,自己欺骗自己是多么的可笑,一切都不会改变,有些事情也终究不会变好!当你试着改变自己,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徐春燕站在妇科的导诊台前,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挂了专家号。

许久不来医院,她都不知道,现在医院挂个号都要十几块,她记得很久之前带孩子看病,专家号才四块五毛钱。

妇科诊室挤满了人,熙熙攘攘,她把号放在诊室门口的桌子上排队,桌子后面一个体态丰腴的护士眼皮都没抬,把她的号放在一叠号的下面。

她看着问:“请问还要等多久?”

护士说:“你坐那边等一会儿,到了叫你。”

徐春燕用手攥紧了包包的带子,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诊室,在等候区找了一个空椅子坐了下来。

她踌躇着把包里的体检报告又拿了出来,打开来看了看,自己其实也看不大懂,但就是想看看。

这是一份单位的体检报告,算是三八节的福利,每年一次,主要体检的就是妇科方面的,因为单位女性员工多吧。

她已经在单位十年了,从最初体检的时候,没什么毛病,到现在,需要来医院复查,这中间,每年的体检报告都提示着她的身体状况。

前几年查出来轻度脂肪肝,乳腺单侧增生,小结节,到乳房双侧增生,一年年加重。

其实她今年才三十六岁,身材也可以,属于微胖吧,体检却显示的重度脂肪肝,乳腺双侧增生,重度妇科炎症,特别标记了HPV阳性和TCT鳞片上皮细胞病变高危。

虽然不懂具体的意思,但是阳性和高危足以让她胆寒。

一个人受伤痛的伤口(手术不流泪说说)

她一遍遍在手机上查着相关信息,大都显示说可能是宫颈癌病变或者病变前期,要么说的都是不可医治之类的,看的人心发慌。

她没有告诉她老公,一个女儿上初一,叛逆初露,个性的梗着脖子,谁的话也不想听。

而她的老公,想起他,徐春燕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她和老公也算是自由恋爱,没有刻骨铭心,也没有轰轰烈烈,认识了,恋爱了,顺其自然,到年龄了,就结婚了,都是老实本分的人。

两个人家庭相似,成长经历差不多,在小城市慢节奏的生活里侵淫,学历不高,志向不远,工作稳定,温水煮青蛙一样,日复一日的过着小日子。

她和老公在不同的单位上班,老公三班倒,她相对清闲,照顾家,照顾女儿,公婆在不远的另外一个小区住,偶尔过去蹭饭,日子平淡的很。

只是再平淡的水面也会有涟漪。

徐春燕固定的早八晚四上班,一个月两千多块钱,早上早起煮早饭送孩子跟打仗一样,下午下班又到了接孩子的时间,等孩子放学的间隙,赶紧买菜。

回家安置孩子写作业,煮饭,打扫房间,洗衣服,忙的没有一丝空隙。

老公起床吃饭,吃完就把锅碗仍在洗碗池里,每每徐春燕回来看着一堆脏碗筷泡在水池里,水面上泛着油光,有时候,锅上的残渍干在上面,就气的心口疼。

她每次跟老公说:“你吃完饭顺手把锅碗洗了,总是泡着滋生细菌啊!”

她老公每次都态度很好的答应,会洗一两次,然后又故伎重演。

一个人受伤痛的伤口(手术不流泪说说)

可是徐春燕每次都要生一回气,等到老公下班回来,其实她也不想再为这点事吵架了,总是想,会好的!

你相信有的孩子天生不是读书的料吗?女儿从上幼儿园就表现出了学习的厌倦,让看书就烦躁不安,上了小学更是,从一年级开始就是垫底。

每次写作业磨磨唧唧,徐春燕坐在那看着,她一会痒了,一会儿渴了,一会儿饿了,说她两句,就趴在桌子上默默的掉眼泪,看起来比窦娥还要委屈。

徐春燕气的要死,每次都把桌子拍的啪啪响,扔过女儿的作业本,摔过她的玩具,过后又后悔的要命,想着自己都学习不咋地,何苦为难孩子,等孩子大点会好的!

可是不为难孩子,难道长大了也跟自己一样,困在小城市,呆在一亩三分地,终日循环往复,一眼看到头吗?她看着孩子哭,她也跟着哭。

他老公说:“哎呀,你就是想得太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逼死她,该咋样还是咋样,你就是想得太多了。”

徐春燕气结,她老公永远都是一副退休老头的淡然,她气死了说:“啥也指望不上你。”

老公指望不上,女儿不听话,她整日像个怨妇一样,愁眉苦脸,愁思郁结,还能转念安慰自己,会好的!

家里的男人甩手掌柜,下班了和同事喝个小酒,回来晚了,徐春燕气的跳脚,从被窝里翻起来说:“你能不能别出去喝酒,下班了不回来,还知不知道家里有老婆孩子。”

她老公说:“我不是太累了,喝点解解乏嘛!”

她不依不饶“你是男人,你累了就喝酒解乏,我呢,我也出去喝酒解乏吧?”

她老公觉得她不可理喻,索性闭了嘴睡觉,她觉得她老公消极应对,气呼呼的给她老公一个后背。

一个人受伤痛的伤口(手术不流泪说说)

她气的睡不着,耳边却传来老公的呼噜声,她更生气了,这气延续到第二天早上。

她叮叮咣咣的做早饭,想着不管他了,可是还是没忍住,仔细给他留了饭,温在锅里。

一起上班的同事姚燕总是说:“男人就是要使啊,你不使换他,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看我们家,我从来都不煮饭,都是他弄,买菜,接送孩子,我才不管。”

说着不忘炫耀刚做的指甲。

徐春燕总是羡慕又嫉妒的想:“姚燕老公比她大六岁呢,或许自己的过几年也知道疼人了呢。”

她天生就是这绵软的性子,不大爱讲话,清清冷冷的,遇事总是安慰自己,即便是从八百里地拉过来一个理由,也要把自己说服了,一切都会好啊!

她和老公两个人工资都不高,虽然只有一个女儿,房子也有了,没有房贷,没有债务,可面对物价,人情往来,孩子教育等等,过得并不宽裕。

她老公总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满足的很,可是徐春燕心里总有不安。

上边四个老人,还有孩子,工薪阶层没有存款,不敢生病不敢歇班,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牵一发动全身,怕是会伤了元气。

她心里焦虑,每次和老公谈论起来,她老公都说:“你是不是太闲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现在愁成这样儿,也没啥用处啊,啥也改变不了。”

徐春燕又生闷气,她想的是刺激一下老公,看看有没有别的路子,但他老公不上道,他觉得工作稳定,挺好的,至少目前是,瞎折腾什么?

婆婆在徐春燕面前说过好几次,说楼下的张姨又做了衣服了,她看着好看,穿起来也舒服,她心里百般不愿,还是在周末的时候带婆婆去做了两身。

没几天她老公说婆婆胸闷胸疼,要带去医院检查,徐春燕刚给女儿交了画画班的学费,手里也没钱,她赌气说:“我的胸也疼,我看她就是没事儿找事儿。”

她老公说她“你怎么那么薄情啊,老人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吗?”

徐春燕也委屈,她说:“你妈三天两头不舒服要钱,你爸也不是没退休金,干嘛总是盯着你啊?”

她老公大声吼过来:“我家就我一个孩子,别说拿钱了,等将来他们老了,端屎端尿都是我们。”

徐春燕觉得她老公说的也有道理,她安慰自己,最起码,现在她公公婆婆还都健康,要真是瘫在床上,不还得管吗?

最终还是她陪着她婆婆去医院检查的,来来回回检查花了一千多,没啥大事,医生连药都没开。

徐春燕套的花呗,她生气的说:“我说了没事儿吧,看看,跑医院一趟,花了一千多,还是没事。”

她老公看着他说:“花一千多,没查出来问题,你还觉得挺遗憾是吗?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妈有事儿呢?”

徐春燕觉得自己真是出力不讨好啊,憋屈死了。

眼看两个人的嘴仗要一触即发,女儿从沙发上站起来,拎着书包,砰的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徐春燕简直就要让这父女两个气死了,也不知道女儿随了谁,整天阴沉沉的没个孩子样。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自己一天天老去。

上着鸡肋一样的班,每天看着家到单位的风景,一成不变。

一路上有几颗树,几个路口,几块广告牌,就连广告牌上那一个错别字都从新鲜的红色变得灰白,她的生活还是镜面一样,偶有微漪。

只是家里的琐碎让她从最初的咋咋呼呼变得沉默,她越来越爱生闷气。

徐春燕过完三十五岁生日后,突然觉得人生无趣,没来由的日渐焦虑让她夜不能寐。

短短一年时间,她感觉自己身体状态每况愈下,睡不好觉,焦虑,皮肤暗沉,就连青春期都没有长过痘的她,脑门和嘴巴周围的痘痘冒了一层又一层,生理期也时长时短。

每天早上起床感觉被爆打了一顿似的浑身酸痛,经常无精打采,一点都打不起精神,她一直觉得是现代人都有的亚健康,原来身体真的亮红灯了啊。

叫她号的时候,医生问她生理期的问题,又问了夫妻生活问题,她都忐忑的一一作答,医生说得做活检看看才能确诊。

徐春燕把裤子脱掉了一条腿,当她躺在检查床上,把双腿架在架子上,医生说:“屁股往下挪挪,”的时候,她感觉无比屈辱,瞬间红了一张老脸。

医生一边取样,一边和助手唠嗑,徐春燕紧张的感受着冰冷器械放进身体的恐惧感。

一个人受伤痛的伤口(手术不流泪说说)

她听了个大概,就是女人爱生气,爱生气就爱生病,不是乳腺就是宫颈,还说现在宫颈癌是越来越年轻化了。

她们的谈话让本就害怕的徐春燕更加紧张,医生不耐烦的说:“你放松点,那么紧张我取不出来。”

医生取活检组织的时候,她疼的冷汗直冒,感觉比生孩子还疼。

取完活检组织,医生就让她回家了,没有安慰,就一句冷冰冰的话:“一周后取结果,不要泡澡,不要夫妻同房啊。”

徐春燕取了医生开的抗生素就回家了,她疼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出了几天血,徐春燕病恹恹的,提不起精神,内心翻江倒海,她谁都没告诉,自己一个人承受着。

这一个星期是多么的煎熬啊!她白天上班,晚上躺在丈夫的身边,想像着自己要是得了癌症,Z疗费都没有。

要是没钱做手术了,自己会不会死,会不会头发掉光,电视里不都演了吗?会掉光头发,会疼痛到昏厥,不知道老公知道了会不会跟她离婚,他还会不会再婚,再婚了孩子怎么办?

她越想越伤心,躺在那,听着老公的呼噜声,无声的流泪,耳朵里都湿了,鼻子也不通,就更难受,更睡不着。

徐春燕眼见瘦了,她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但是没人知道,老公没发现,女儿也不关心,只是她婆婆一天下午拎过来一兜土豆,说是便宜买多了。

她看着厨房的徐春燕说:“燕,你是不是瘦了,我看着脸都寡了,你减肥了?”

徐春燕停下切菜的手,鼻子一酸就红了眼眶。

待续!

一个人受伤痛的伤口(手术不流泪说说)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愿读故事的您,天黑有灯,下雨有伞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发布,该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及违法的内容,请至底部传送门留言举报,一经查实,本站立即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