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的痛苦(满满回忆)

情话聊天 2023年01月18日08时44分18秒 0

思念的痛苦,下面是小编整理的详细内容,一起来看看!

今天是父亲的七七,以此文祭奠我的父亲。

2022年9月16日9时46分,父亲离开了我们,享年93岁。

这段时间,我一直没回个神来,总觉得他还没走,闺蜜花生说我这段时间是懵的、飘的,不在状态,确实……

父亲的身影无时不在我脑海中,除了思念的痛苦,只能用简短的文字来纪念逝去的父亲,以释我心中之痛。

思念的痛苦(满满回忆)

父亲青年时

思念的痛苦(满满回忆)

人们常说父爱如山,可在我看来,我的父亲对我的爱,并非如山那样严峻,更多是如水般的温柔。

父亲杨寿昌,早年毕业于云南大学(1949年就参加了革命工作—在滇桂黔边区纵队第八支队工作),毕业后分配到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天宝山铜铝矿计划科工作,工作年限较长是在湖南省临湘市桃林铅锌矿区(简称桃矿),隶属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是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中156项重点工程之一,国家大型一档采选综合企业;1981年8月调到云南财贸学院(现云南财经大学)工作直至离休。离休后的生活基本是照顾老妈,后随着年纪大了,照顾老两口的任务就落在我一人身上,虽然辛苦但毫无怨言,因为已经习惯了这种忙碌的生活。

思念的痛苦(满满回忆)

父亲在上课

我曾经说过:我的使命是把老爸老妈照顾好,活到百岁……可是天不遂人愿,老妈因病去年走了。对老妈来说是一种解脱(因老妈慢性肾炎,常年卧病在床),对我来说我身上的担子又稍微减轻一些,我主要的时间除了工作,就是照顾好老爸一人,如出去办事饭点赶不回来,我都会规划好时间提前将老爸的饭菜预约做好。

父亲性格温厚,慈祥和蔼、知书达理,爱好广泛、博览群书,记性好,平时最爱读书看报,关心时事政治,报纸喜欢看参考消息、春城晚报,图书涉猎广泛:党史、名著、诗词鉴赏、史学类;最爱看的电视频道是海峡两岸,老爸除了耳朵背点,思维都很清晰,这和他爱学习爱思考有关。

老爸从不过生日,但今年7月份就和我说:“我的生日是9月1日(其实是1月份,我也没纠正),买个蛋糕,请亲近的亲戚回家聚聚吃饭”;我说好的好的,隔几天又提起买蛋糕,我就说:“老爸还有两个月呢,我记着的……

思念的痛苦(满满回忆)

父亲和我

老爸因前列腺增生尿潴留插导尿管,反复拔插导致尿路感染,想着老人年纪大了,安全起见,还是住院Z疗,当时延安医院的医生建议住康复医院(昆明市第二人民医院),说老人年纪大了,康复医院针对老年病人比较有经验。于是8月住进康复医院,尽管请了护工,但我们都会经常去看望,尽量多待一会、多陪陪、喂喂饭(输液时),但老爸很体谅我,经常是催促我,你单位事情多走啦……

直至病情加重转到ICU,但我还总往好的方面想,对主治医生谭医生说:等我爸从ICU出来,他还住原来的病床,护工罗师也很有护理经验,老爸也很满意,但没想到住进ICU就没出来,只至病逝。

我就很自责,是不是当初选择大一点的医院,是不是老爸不会走得那么快,我还可以多照顾几年,因前些年我就和老爸说过:我说老爸好好保养好身体,等我退休了,我和你在一个支部,如果有活动,你腿脚不利索,我推着轮椅带你一起参加……

平时我是很乐观的一个人,但没想到老爸走了,我很不习惯,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想出门,不想见人,只想把自己封闭起来,老爸去过的地方我都会触景生情、泪流满面……

回到老爸曾住的财大秋园,仿佛看到老爸从前生活的场景:戴着眼镜、拿着放大镜在读书看报、中午下班回来经常看到的是老爸的背影,坐在阳台椅子上看外面的风景,并对我说:你看我们学校绿化不错……

满脑子都是老爸的过往,就像电影镜头画面一样,一帧帧浮现在眼前……

老爸的骨灰盒暂寄存在跑马山,选好日子再送回老家洱源牛街安葬,我比较宽慰的是寄存老爸骨灰盒时,老妈的骨灰盒旁边正好有个空格,位置正好在上下斜对面,就像还生活在一起一样,还可以互相照顾……

我只想问老爸你在天堂一切都好吗?和老妈相聚了吧,因为我梦到你们团圆了……

“亲爱的爸爸,我想您!”……

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做您的女儿!

思念的痛苦(满满回忆)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发布,该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及违法的内容,请至底部传送门留言举报,一经查实,本站立即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