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嗜好歌词含义(不良嗜好的解释)

情话聊天 2023年01月19日08时52分54秒 0

不良嗜好歌词含义

意思防备,戒备你。

“戒”的基本含义为防备,如戒心、戒骄戒躁;引申含义为革除不良嗜好,如戒除、戒烟;古同“界”,在日常使用中,“戒”常做名词,表示警戒之。

“你”的基本含义为称对方,多称指一个人,有时也指称若干人,如你厂、你方;引申含义为泛指任何人,如你死我活在日常使用中,“你”也常做代词,表示称说话的对方,如你咱、你娘。一起来看看小编为你带来的详细内容!

不良嗜好的释义

江苏无锡市民陈先生报案的时候称,遭人诈骗80万元。而让警方瞠目结舌的是,随着调查的深入,他们发现,陈先生被骗的不是80万元,而是近1700万元!

这里头,究竟有着怎样的难言之隐?一个持续二十余年的惊天骗局渐渐浮出水面,而这个骗局最大的帮凶以及他写的一摞厚厚的日记也一并展现在人前……

他自称爷爷以前是溥仪的侍卫长

“该不会是冤枉了老林吧?没准过几天他就出来了,继续帮大家搞钱……”报案后,陈先生一直处在懊恼当中,直到2020年7月新吴区检察院对林志清批准逮捕,陈先生这才死了心。

这场旷日持久的“解冻民族资产”大戏终于落下帷幕。

陈先生是无锡当地的一家房产企业负责人,2012年间,经朋友李霞介绍,陈先生认识了王宁和林志清。在他的办公室,林志清表示,自己手上有个“国家大项目”,投资回报率很高,不过目前缺少资金,希望能得到陈先生的支持运转项目,并许诺巨额回报。

这个项目,就是“解冻民族资产”。林志清自称是东北某省宣传部副部长,“爷爷以前是伪满洲国皇帝溥仪的侍卫长”,后来在香港做生意赚了一大笔钱,大概有1400亿人民币左右,爷爷去世后他想将这笔遗产转到国内,但被国家相关部门暂扣,需要资金打点关系解冻。“事成后,将回报陈先生4亿元资金。”

不良嗜好歌词含义(不良嗜好的解释)

其时恰逢陈先生的一个项目投资失利,急需新项目来弥补损失,加之朋友李霞和王宁都表示投入了大笔资金,李霞原系金融系统的高管人员,王宁时任南京一家建筑公司的副总经理,二人言之凿凿,陈先生觉得这个项目有投资前景,可以弥补之前的损失,于是相信了林志清的说法。

从2012年开始,与陈先生的第一次见面,林志清就携带一箱“古玉”,表示要以此为抵押向陈先生借款一百万元用以打点关系,后又以“解冻资产”需要到国家相关部委打点为由,以“借款”、“投资”等名义向陈先生索要人民币近1700万元。

八年间,陈先生不仅没有收到丝毫回报,反而“惹”来几桩官司,导致自己背负了几百万元的债务。

每当陈先生询问回报何时能到手的时候,林志清和王宁都说“快了快了,资金解冻已经到了国家某某部门”“已经和某某领导人说好了,就差签字了”……这些话语让陈先生觉得有了盼头,就一直通过网上银行、微信转账给他们。

除了陈先生之外,支持林志清“解冻民族资产”大业的还有无锡的丁先生、周先生等人。2009年,丁先生经李霞介绍,通过银行卡转账,前前后后转账280余万元给林志清等人。林志清还和他签了一份承诺协议,承诺资金解冻后,将投资5000万元给丁先生公司项目。

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一直到2014年丁先生去世,都没有见到一分钱的回报。

自2019年9月开始,陈先生几乎每周都要找林志清、王宁、李霞等人,然而,“马上到账”的资金总是陡生变故,承诺丰厚的“回报”迟迟不见踪影。2020年5月,忍无可忍的陈先生在子女的劝说下选择报了案。

他们不知道,这场“千亿民族资产解冻”注定不会有结果。

他经手大几千万的资金,却抽着几块钱一包的香烟

接到陈先生的报案后,新吴警方将林志清、王宁等人抓获归案。

“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摊上大事了!”抓捕现场,林志清斜睨着办案人员,一席话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随着案件的进一步侦查,一个以林志清为首的“解冻民族资产”特大诈骗案件浮出水面。

1998年,林志清认识了改变他命运的一个“大人物”,那人向他描画了一桩“惊世伟业”,许诺了一个锦绣前程。

由于做生意需要资金,林志清经一位房产公司老板介绍,认识了“金总”,一个据称“手眼通天”、能量很大的女人,自称认识国家领导人,在北京、上海做生意赚了很多钱。

在上海一家五星级豪华大酒店里,金总透露了自己的“秘密”:她身份“特殊”,现在遇到了麻烦,账户里的钱由于违反了政策被冻结,急需得力人手帮忙,不然像林志清这样的人也不可能有机会认识她。

不良嗜好歌词含义(不良嗜好的解释)

金总说这笔钱有500亿,希望林志清能出钱出力帮她筹钱打点关系,一旦自己资产解冻成功将会拿出200亿给他作为报酬。

起初林志清有些怀疑,他通过自己的人脉打听,获悉金总“确实很有钱,但有无冻结资金未知”,他甚至还偷偷跟踪过金总,发现她“确实经常进出某些高端场所”。

不良嗜好歌词含义(不良嗜好的解释)

林志清信以为真,决定放弃自己的事业协助金总,帮她筹款并将资金解冻。

此后二十余载,林志清抛家弃子,舍却苦心经营的事业,心甘情愿沦为他人“棋子”,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演绎着“多面人”的荒唐人生,最终身陷囹圄。

据林志清自己供述,从1998年开始至今,他给金总筹借了将近5000万元,其中包括自己的全部积蓄,以及向他人借款、非法集资甚至借贷的民间高利贷等。

巨额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向金总的账户,供她“打点关系”解冻资产。林志清虚构身份,向每一位“借款人”承诺,许以百倍重利,将众人拴在自己的“疯狂马车”上,期间不断有人加入,不断有人退出,还有更多人被他裹挟着一路向前。

这些人当中,有房产老总、金融高管、私营业主……大多是社会精英成功人士。如果说一开始遭受蒙蔽上当受骗,那么投入多年不见回报,一直到案发后,他们为何还对“解冻民族资产”这样的骗局深信不疑?

王宁、李霞等人表示,之所以坚信这项“解冻民族资产”大业,除了林志清许诺的巨额回报外,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林志清的人品保证。他看起来诚实可靠,做事值得信任,勤俭节约,没有不良嗜好,尽管经手大几千万的资金,却和大家一起吃盒饭,抽着几块钱一包的香烟。

林志清的女儿小丽也证实了这种看法。她说父亲自从跟着金总做事之后,经济状况越来越差,与家人关系生疏,连自己结婚、爷爷去世这样的大事都没回来,每次联系都是找她借钱,衣着很寒酸,仿佛“走火入了魔”。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骗子呢?

“大人物”掏出一个小黑瓶喝了,口吐白沫、抽搐不已

面对检察官的讯问,林志清说,“我其实也有些怀疑金总所说的500亿资产被冻结并且找了各级领导打点关系是拖延的一种说辞,但是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他表示筹借来的钱款全都给了金总用来解冻资产,自己从未谋取任何私利。

那么,这个神秘的“金总”究竟是林志清为了逃避法律责任杜撰出来的“大人物”,还是确有其人?

根据林志清的供述,“金总”真名金瑞芬,六十岁左右,上海人,“走路一瘸一拐”。

随着侦查的进一步深入,公安机关发现,自2000年开始,林志清确实持续不断向一个名叫金瑞芬的人的银行账户转款。金瑞芬是本案的关键人物,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金瑞芬的归案之路竟然如此惊险漫长。

“你是金瑞芬吗?我们是……”2020年8月,上海某小区,公安机关侦查人员好不容易敲开了一户人家大门,还没来及介绍完自己的身份,只见对方迅速从口袋掏出一个黑色小瓶子,揭开盖子一饮而尽,随即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抽搐不已,随后被120紧急送往医院ICU抢救。所幸因抢救及时,金瑞芬无生命危险。

经检测,黑色小瓶子里为剧毒农药。

随着身体好转,金瑞芬转移到普通病房后,面对公安机关的讯问,她要么三缄其口,要么闪烁其词。公安机关讯问口气稍一严厉,则马上血压爆表,血压监视器蜂鸣,导致讯问无法进行下去。

据了解,除了涉及林志清诈骗案外,金瑞芬因涉嫌假借“帮人处置房产名义”诈骗他人2000余万元,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经查,金瑞芬,1965年出生于上海郊县一普通农民家庭,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腿脚行走不便。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起,金瑞芬便虚构自己“富商”“富商遗孀”等身份,对外宣称“认识国家领导人”、有“数百亿”“上千亿”不等资产,网罗林志清这样的人作为“棋子”,许以重利,编织了一个“解冻民族资产”的惊天骗局。

据悉,金瑞芬名下无任何资产。林志清等人倾家荡产、借高利贷、诈骗得来的钱财,成为她为家人在上海购买豪宅名车、享受奢靡生活的资本。

身为“网”中人,林志清甚至自己继续虚构“满清皇族后裔”身份,为金瑞芬的骗局推波助澜、鼓吹呐喊,诈骗他人钱财2038万余元,林志清难逃其咎。

“这是一场较大的赌博!泪……!”

2021年4月1日,林志清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这一天,是西方传统的“愚人节”。

在审查起诉阶段,林志清还在坚持辩解“解冻民族资产”这一“大业”是真的,在检察官一连串的证据面前,他最终沉默了,后来说:“就像一直在做着一个梦,做着做着自己也信了,不想醒,不敢醒。”

事实上,至少在2001年8月,林志清已经有所察觉。

那一天,林志清的日记中,发黄的信纸上似有泪痕。写完上述文字后,他似乎意犹未尽,又加了一句:“这是一场较大的赌博!泪……!”

一个大大的惊叹号,彷佛能看出他心情烦乱,之后又画了两副线描:孤帆远影,群山寂寥,一个孤单的身影眺望远方……

在林志清早年的日记中,不乏这样的言语——

“2002年4月20日,我等了近一个月,(金瑞芬)每天都说要来、每天都在要钱、物。”

厚厚的日记,记载着一笔又一笔林志清筹借的款项,提供给金瑞芬的资金,以及金瑞芬一而再再而三对他的欺骗。他甚至给金瑞芬画了一个的猪头像,来表达不满。

到了2003年,林志清自己的财产消耗殆尽,而“解冻民族资产”丝毫不见踪迹。问金瑞芬,她说:“那就再找点人吧!”

后来因为资金太多了,且金瑞芬总是说“快办成了,快办成了”,林志清不再像之前一样事无巨细写日记、记账,只记得一个大概数额。

近年来,尽管国家三令五申“解冻民族资产”是骗局,公安机关持续保持对此类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但依然有人前赴后继、飞蛾扑火一般上当受骗。在林志清这场持续二十余年的惊天骗局中,起初很多人本来是被害人,却因为贪欲,最终沦为加害人。

“我们在办案中发现,这些被害人尽管看来都是社会精英人士,但普遍有一种侥幸心理——万一是真的呢?刚开始也很谨慎,不是一下子投入几百万上千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投入的时间、金钱、人力等等增加,深陷其中,走不出来。”

新吴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温瑶说,“解冻民族资产”类骗局集传销、返利、诈骗为一体,极具诱惑性和欺骗性,就像“击鼓传花”,被骗的人希望能找到新的下家来“接盘”,雪球越滚越大,“最终是升官发财黄粱梦,竹篮打水一场空。”(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发布,该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及违法的内容,请至底部传送门留言举报,一经查实,本站立即删除。

评论